2019年1月12日 唐涔飞 0Comment

本不应该像现在这般静悄悄地播出。可是,我们当下关于热闹与否的判断往往来自于社交网络,或许喜欢这部剧的那些观众,恰好不是发声者,比如相较于网络视频更喜欢电视机的那些老年人。本不应该像现在这般静悄悄地播出。可是,我们当下关于热闹与否的判断往往来自于社交网络,或许喜欢这部剧的那些观众,恰好不是发声者,比如相较于网络视频更喜欢电视机的那些老年人。

  尽管社交网络上声音冷清,但《外滩钟声》照旧配得上“美观”二字。剧集讲述的是上海几户平常百姓家几十年的生活故事,波澜壮阔的时代,也曾在平缓细腻的上海老弄堂里划过。如果说《大江大河》带有一种时代的浪漫主义,那么《外滩钟声》则将时代的巨变藏在上海平常百姓家务实的生活里,藏在家长里短的烟火气里。这几乎是所有上海故事的特质,里面的人物尤其是老一辈人,对生活似乎有一种天然的小心翼翼和精打细算。

  他们对待陌生事物,总是持排斥的态度,忧闷它们的出现扰乱了自己固有的安稳生活。可是,他国人能拒绝随时代转折,尽管那只是一种无意识地随波逐流。其实,《外滩钟声》里也有浪漫符号,可它却象征着浪漫的毁灭。在同样讲述上海故事的小说《繁花》中,作者金宇澄用一架钢琴呈现了那个时代上海人的腔调,而电视剧《外滩钟声》的乐器道具大提琴则代表了一种出身。

  外滩守钟人的儿子杜心生爱上了拉大提琴的女孩俞佩佩,在那个不准许跨越身份相爱的时代,男女主角注定爱而不得。据说这部剧非常受老年观众的喜爱,尽管在社交网络上他国什么话题度,甚至连豆瓣评分都他国开放,但是收视率可观。或许,那些老年观众从剧中看到了他们过往生活中的影子,那时候大家都还他国搬进高楼大厦,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街坊邻居,一家的事情几乎就是整个院、整条街的事。

  如此想来,温情真是一种恰到好处的感情,既不热烈,也不冷淡,而是温温的让人舒服。除了这种温情,约略就是时代面前人物的命运变化了。彼时彼刻的人们,他国人是命运的先知,更不知道未来将是何种面貌。起起落落,他们成了现在的样子。看这样一部电视剧,某种意义也是在回看时代,回看自己的大半生。新闻推荐木村拓哉录制腾讯新闻《十三邀》